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633|回复: 0

我要和我朋友去开房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22 11: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维不是gay,因为在大一的上学期他就已经有了一个呈胶着状态的女友。那是个妩媚的女孩,小鸟依人,楚楚可爱。

我和维能成为好朋友,是因为篮球。我们都是比较标准的球皮子,如窗外传来篮球“砰砰”的撞击声,那简直就是在勾魂了,不出去拼个汗流浃背,就别想安生。但那时候我们还仅仅是好朋友而已,即使在球场上贴身防守,臂膀上都挂上了彼此的汗水,亦或在学校公共浴池赤身裸体洗澡的时候,我都从来没有过什么遐想或异样的感觉。一句话,他没让我心动。

作为好朋友,我当然喜欢他,否则要好的依据在哪里?但喜欢和爱之间的距离有时候真的很微妙,虽说界限清晰,但前进一步死,后退一步生。就是这样。有的朋友,可以交往一辈子,但你只在界限的这边,决不会越雷池一步。可有的时候,越了雷池也就是闪念之间的事情,也许自己都不知不觉呢,感情的世界里已经有人悄然而入。无力拒绝,但是有力接受吗?!

那是个周末的傍晚,我们几个球皮子又在球场上呼号喊叫地拼球,就见我们球皮子里的小锣垂头丧气地来了。大家说:“哪儿泡妞去了才来。”还嘲笑他,“你缺多少水啊,这么打蔫儿……”

小锣都一概不理,往场边一坐,也不换衣服,好像就没打算玩。谁都看得出他遇到了什么事情,就纷纷围拢过来,问他怎么了。

原来小锣刚从网吧回来,被一伙混子抢走了手机和身上的一百多块钱。我们说,你就眼瞅着让他抢?小锣沮丧着,急赤白脸地说:“他们五六个人呢,你要我怎么办?”

这时,维把手里的篮球往地上狠狠地一摔,那球立刻迸出老远去。他说:“太猖了!就算手机和钱咱认了,可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走,大不了刺刀见红!”

于是他不由分说,衣服也没换,犹如疆场上的战将,气势汹汹地一摆手,我们一干人也都呼呼啦啦地相跟着,前赴后继一样的。这十几个人,大多身高都在一米八左右,看上去倒也蛮浩荡。但是,当维带领我们怒气冲冲的一彪人马杀进那家网吧,哪里还有混子等在那里挨扁呢?我们只好铩羽而回。

虽然如此,但维当时的气势把我俘虏了。也许每个男孩的心中都有崇尚英雄主义、向往行侠仗义的情结,反正就在那一刻,我的心里开始不平静了。当然我清楚我怎么了,很清楚。

我和维并不在一个寝室,所以,每天去球场,维都会在我寝室的门口来一嗓子,“走喽!”以往这一嗓子稀松平常。现在不一样了,仿佛我的五脏六腑被猛揪了一下似的,有种痛裂感会立刻蔓延全身。因为我知道,维不会属于我,他不在我的世界里,而我也没办法进入他的世界之中。渐渐的,只要看到他,那种痛裂的感觉就会向我袭来,这样的感情永远都会像我们那晚去网吧刺刀见红一样,只能铩羽而回。

我无路可逃,即便可以选择放弃球皮子的生涯,但我没办法放弃课堂。只要进入教室,似乎满眼都是维。在跟他同处一室的时候,我就如同在炼狱中挣扎,表面平静如常,内心却是苦不堪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不想死亡,但我也清楚,我没有爆发的授权,爆发之后我遭遇的不是火山就是海啸,跑不了因爆发而有的灾难。我只好在那其中徘徊。

凝恨对斜晖,忆君君不知。维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我的变化。

那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坐在了我的身边,问我怎么不去玩球了,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一下。他信了。但我其实更期待着他的刨根问底,那会使得我在“不得已”的情形下道出心思。是的,我这时真的有一种表白的欲望!

他神秘地问:“哥儿们,老实交代吧,我都看出来了……”

我心里猛然一悸,莫非已经被他看穿了?不可能,他断不会这般毒辣,即使他精通诸葛亮的马前科,也未必把人的心思看透,我并没有过任何的蛛丝马迹被他逮到。掩饰了一下慌乱,我说:“你看出什么来了?”

“你这么苦大仇深的,如果没猜错的话,爱情滑铁卢了吧?跟哥儿们倒倒苦水吧,可别把自己整抑郁了。”维在我的饭盒里捡了两块红烧肉填进嘴里,说:“知道吧,这么些天看不到你去打球,我觉得老没劲的,总想把球传给你,可老也找不着人,那叫一个失控。嘿,为了我,你也得痛快把问题解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