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652|回复: 0

与艾滋病吸毒者的对话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14 10: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已经两年了。这两年里,我常常会遇到一些事,比如说,我在工作中会遇到妓女,我会把实质性的界线分得很清楚;比如说,朋友会拉我到一些演艺吧或者能叫陪唱小姐的KTV,我会在一片杯来盏去,言来语去的混乱中,紧紧地认清并抓紧自己的那个杯子;比如说,我在异乡出差时,真的会有艳遇,我会默默地退出。举这些例子,不是想说我的境界有多高尚,而是那次采访拍摄,与艾滋病吸毒者的对话,真正惊到了我,那以后,我常常会感觉在那样的环境里,那对面也许就坐着那个和我对话一样的人。

  于是,今天 ,我决定应该写下来。

  “哐……”虽然知道当天要拍摄的关键词是“戒毒”、“艾滋病人”“专管区”,但当铁门被拉开的一瞬,一个刀疤头闪现在眼前时,我还是被一惊,脚下的步子顿了顿,然后先跨出的是右脚,我清楚记得,是右脚,因为,我有意识的在控制着自己的不安情绪。

  我当时想过这个细节,我怎样的言行,能让他们觉得我没有用异样的眼光在看他们,从而能让采访顺利进入。所以,我有想过我平时走路时先跨出的是哪只脚,嗯,是右脚。可千万别紧张到顺拐啊!笑,对!然后看着他们的眼睛点头微笑,“如果可以的话,主动伸手与他们握手打招呼”,这是几天前,当得知要拍摄这一选题时,我从网上查阅到关于“艾滋病”“毒品”的资料中学习到的。

  这是中国一个二线城市的强制隔离戒毒所,四楼就是男性艾滋病吸毒者的专管区。

  这幢楼,除指定的管教民警和戒毒人员之外的任何人,很难获准进入。

  所有的戒毒人员被送到这里后,首先进行艾滋病初筛检测,对被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的戒毒人员,将在第一时间向本人告知,并送入专管区。

  在开始对话前,民警已经做了细心的安排,首先,被访的10人,是经过他们细心挑选过的,被认定为情绪相对比较稳定的,不会有突发情况的,比如突然扑过来咬我一口之类;其次,对话开始,就有两个警察会站在我很贴身的位置,以防万一。


“注意提问的语气,别刺激他们……”快进门前,警察又一次提醒我。

  阿龙 34岁

  问: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得病的?

  答:前年。还有三个月,就要出去了。

  强制戒毒所,最长的强制期是两年。满期后,艾滋病戒毒者会和普通戒毒者一样被释放,由户口所在地社区接管。

  问:你知道自己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病的吗?

  答:性混乱。

  问:为什么?你不是也吸毒品吗?

  答:我不用公用工具吸的。就是性传染的,太乱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问:怎么个乱法?

  答:那时开了个服装厂,赚了有上百万。每天换女人睡,有时是几个人一起睡,男女混着搞,换着搞,还有,男的也搞,女的也搞……

  问:那你知道是哪个人传染给你的吗?

  答:只知道大概是哪几个人,但不能确定是具体人或者是哪次。

  问:你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得病了,出去后,还会和别人发生性关系吗?

  答:会呀,戴个套呗!

  小江 23岁

  问:什么时候得病的?

  答:有快四年了吧。

  问:知道自己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病的吗?

  答:知道,第一个女朋友传染的。

  问:她现在在哪儿?

  答:听说死了,发病了,去年死的。我已经是第二次进来了,第一次进来后,才知道得了这个病。她也是那次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我被查毒查到,关进来了。她就跑了,失踪了。

  问:你怎么会第二次进来?

  答:出去后,又复吸了呀。

  问:嗯,你现在看上去,和健康人没什么区别。

  答:是的,一戒毒,就壮实起来。

  问:再出去,有什么打算?

  答:再去酒吧打工啊!再找个女朋友啊!

  问:酒吧是饮食行业,你能办出健康证吗?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关于健康证的提问,而是冷冷一笑。“你是想问我,会不会去传染给别人吧。我以前就是在酒吧里当少爷的。第一次放出去后,就已经把我们酒吧里所有的女人都扫荡了一遍了,他们只知道,我被关进来戒毒,不知道我有这个病的……”

  我没有再和他继续话题。

  老王 42岁

  问:知道自己怎么得病的吗?

  答:也不太搞得清楚。好象是,在老家卖血那会儿,传染的。

  问:你什么时候卖的血?

  答:7、8年前了。

  问:你吸毒多久了?

  答:也就是卖血前一年开始的吧。

  问:那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病的?

  答:去年被关进来后,才知道的。

  啊!我一时有些语塞。

  然后继续问:那你得了病后的血也去卖?

  答:我也不知道,卖血是7、8年前的事了,也就卖过3次,后来,国家就不让卖血了。也不知道那时候得没得病。我自己也搞不清白,是怎么得病的。想来想去,我估计是抽血的针头不干净吧。我也不希望是传染给别人的。那多缺德啊!

  问:你家人有得病的吗?

  答:打电话回家,让他们查过,老婆和孩子,都没得病。我一直在外面打工,已经有6年就没回过家了。算算,娃娃都9岁了。

  警官们曾一起分析过他的情况,应该不是卖血那会儿得的病,按他家人的健康状况和他没回过家的年数推算,应该是近两年,在吸毒时染上的。

  老王起身回房时,还一直在念叨着“老婆也叫我别回去,别把病传给娃娃……”

  小管 19岁

  问:知道自己怎么得病的吗?

  答:吸毒,公用针管打针。

  问:你吸毒多久了?

  答:我老家在云南,我们村子里,老人们抽大烟就象这里抽纸烟一样普通,我11岁时,就吸了。

  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答:不知道,警官说我最近测出来,指标有点低。

  艾滋病的潜伏期长至12年以上,现在接收的戒毒人员一般都在感染5年之内。没有病发,他们和正常人一样,但免疫力相对弱一点。每半年,这些人会被专门做一次体检,有一项衡量艾滋病病发的指数,低于200,就会被专门安排去其它地方接受进一步治疗。

  这就代表,已经快要病发了。一旦病发,他们就像被点燃的蜡烛一样,迅速燃烧,一烧完,生命就将终结。

  那次,我一共和10个人聊天,整整在那间小屋里待了14个小时。我和每个人都握手甚至拥抱。但整整14个小时没有上厕所,虽然,我知道握手不会传染,但那14个小时里,我依然没有胆量和勇气,用握过他们的手,去拉开我的裤裢……

栏目编辑|马俊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