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565|回复: 0

阁楼顶上的裸男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21 09: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声音从阁楼顶上传来,由远至近,将我从迷迷糊糊的午睡中拖起。我坐在床沿,逐渐使自己清醒过来,在这个过程中,耳朵仔细地辨认出脚步声的确来自楼顶。

沿着木梯爬至阁楼的屋檐边,映入我眼帘的赫然是一双男人的脚。一个男人在酷热的午后闯入了我的阁楼上?我警惕的仰头打量这双脚的主人,他竟然一丝不挂,阳光从他的背后射来,由于仰望,他的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我惶恐不知所以,这种情况远在我的预料范围之外,阁楼顶上出现一个男人已经是让人怀疑的事情,而一个裸体的男人则更加匪夷所思了。

不知所措之际,那个男人先是俯下腰,继而半蹲在我的面前。这样一来,如果我目光平视的话,他小腹下的那一串便刚巧占据于我视野的中央。于是我抬起头,看见他青翠的笑脸。那是怎么美妙的笑,我想无论如何赞美也决不过分。那张年轻男子的脸上绽放出孩童一般的笑容,象他们一样纯真,但并不仅仅如此。如果你详细的搜索,纯净的笑容里还有孩童不可能具有的东西,沉淀的安详,真挚的歉意和安慰的希望。

如果不是他率先说话,我怕我将永远沉醉在这一潭笑容里了。“我可以下楼坐一会吗?”他说。

我引他进入我的阁楼,坐下。他看起来二十出头,大大方方的样子,使我对陌生人的警惕一扫而光,然而这一切仍让我倍感疑惑。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你不习惯穿衣服?”

“我们那里夏天都不会穿衣服的,天太熱,是不是?”

“你们那里?”

“喔,我还没有给你解释。”

“解释什么?”

“现在是多少年?”

“2007年”我呵呵得笑道,“你知道,现在是八月的夏天。你不会忘记了吧,呵呵。”

“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幸的望着我,“荒谬时代。”

“荒谬时代?”

“是。”他点点头,继续说道,“我那里是3016年,今天早上我的狗做了母亲。得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还在回家的路上,于是我飞快的驾驶我的车,结果我穿越了时间,来到了你的阁楼上。我想就是这样,我从3016年来到了2007年。”

我第一个反应是想笑。实际上我已经开始做笑这个动作了,我微微的弯了腰,嘴角也些许的翘起,笑声已经在我的胸腔中激荡。然而我的目光触及他真诚的目光时,笑截然而止。我不得不相信这张脸,孩子一般的年轻男孩的脸,哪怕他是一个骗子,我也心甘情愿的接受上当。

“你不相信我?”他看出了我的疑惑。

“不,我相信你。我这是在怀疑如何能穿越时间。”

“速度,只要你拥有极快的速度,以这种速度运动,便能回到过去或进入未来。”

我不太明白,我一直认为速度、时间、空间是三个毫无联系的概念,即使有联系也只是在试卷或作业本上而已。可现在,它们却带来了一个未来的男孩。房间内有些安静,我生怕这是主人的无礼,便问道:“你说现在是荒谬时代?”

“是的,很遗憾。这是最不适合生存的时代了。”他坐直身子说,“我们把人类的历史分为蛮荒时代、荒谬时代、改良时代和自由时代。”

“为什么是荒谬时代?”

“这个时代的生产还很落后,而人类的欲求逐渐的旺盛起来。财富不过是从一个口袋拿进另一个口袋。这时候出现了诸多的制度,道德也在斗争中发展。而这个时代的人类是痛苦的,不幸的,他们的欲求往往得不到实现,而精神领域的开拓似乎在鼓励人们不断的竞争,来满足欲求的实现。现在看来,这些是必然的,历史发展中的必要一环。”他心平气和的诉说,“然而这种历史的发展使得整个时代的人作为牺牲,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我承认我过得不那么幸福,比如早上的不想起床,晚上我想晚一点睡觉。但这个简单的念头我得立即取消,我得去工作,我的生活依赖于它。我觉得人们的工作重要无比,有些场合工作甚至变成了这个人,比如我称呼一个人王医生,大多数人都这么叫他,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医生,如果他成了一个卖肉的,那么我们立刻会叫他王屠夫,他的职业代理了他这个人。”

“这只是浅显的一面。你有没有问过你为什么要去过这种生活?充满痛苦、担心、不安的生活?”他说道,“或许你想过,我为什么要参与这场变革中的牺牲,去为历史的发展创造和积累财富?那么我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一个与世无争的农夫,自给自足的牧民?但是,这些只能是想法,很少有人会去实现,这就是历史洪流的力量。此外,还有道德,我一直持批判态度。”

“道德?道德也有错?”我有些吃惊。

“在我看来,道德不过是一种工具,和人类的虚伪。道德,不仅仅有显性的,还有隐性的。前者大多成为了制度或者法律,或者与此相似的强硬的共识;后者则是相当于群体潜意识之类的东西。在我看来,道德不过是人类造就的又一个神而已。”

“你们的年代,没有道德?”

“没有,我们已经打破了那个神。那个道德的约束实际上是对人类的捆绑。妄图把人变成神的想法是根本无法实现的。柳下惠是你们这个时代的吗?”

我笑了笑,说,“还要往前一些。”

“他是个爱男人的人。如果不是,我敢说他一定也勃起了,他痛苦的克制自己的欲望而已。”

对于一个他时间的人,我决定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也是个爱男人的人。”

他痛苦的看着我,遗憾的情绪溢于言表,“喔,天,你错生在了一个时代。”

“你们时代对此的看法是?支持还是抑制?”

“根本没有看法。”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可以结婚?”

“当然,人与人都可以结婚。”他笑着说,“我们的家庭并不一定要通过结婚才能实现。比如你和你的一个年长的朋友,并不是相爱的那种关系,你觉得你们有必要成立一个家庭,那么就可以成立一个家庭,在一起生活,至于是兄弟还是什么关系,要看你们的年龄来决定。”

“政府颁布了这样的法令?”

“没有政府,政府已经在改良时代中消亡了。如果说有干涉的话,那么就是一些产业,我们的时代已经没有了竞争,每个产业有一个机构来把持,比如农业产业机构、重工业产业机构等等。由于科技的发达,财富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人人都能得以富足。从整体看,人与人都是同事。”

“象共产主义,呵呵。”

“是有点象,但不全是。”他说道,“这里积累了很多你们创造的财富。”

我说:“那么我该怎么做呢?如果我们停止了目前的苦难,那么你们那个时代永远也不会到来,时间将永远定格在2007年。”

“是这样。”他说道,“但是时间还是会流淌到2007年,这是历史的洪流。”

“那么我们就只能承受痛苦?”

“也不全是,在这个时代,痛苦无法避免。但是仍然有减轻痛苦的方法。”

“哦?”我渴望他能够拿出济世的良药,虽然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的时代有一个叫做加缪的学者,我觉得他有些道理。”他说道,“痛苦既然无法避免,那么总有改良的可能,从些微处起,一点点减少痛苦,度过这个荒谬时代,这就是改良时代的到来。”

“改良时代。”我喃喃的说,仿佛握住了一济止痛的良药。

这时候,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他提出得走了,回去他那个年代,还有一场庆祝荣升为母亲的狗活动在等着他举行。他象我微微一笑,从房门出去,我注视着他消失在路的拐弯处,突然渴望天空下一场瓢泼的大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