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548|回复: 0

窗和野菊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21 09: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窗台的外面摆着一小盆野菊,开花的时候,嫩黄嫩黄的几朵,犹如阳光残留下的余印,羞涩地垂在枝叶的身上。

偌大的一个窗台,只这孤孤单单的一盆,放在正中央的窗前。

一盆野菊。

他妻子不喜欢这满山可见的植物,多次拉着他的手怪道:

“别人还以为我们恁没情趣,种起这些野草野花来了!瞧它,你换点其他的种吧,在窗台上多种几盆。”

他总是哄她,告诉妻子自已喜欢。

一次,妻子买了一株开着淡紫色的兰花。一进门,就是一阵的极为淡雅泌人的芳香。

“好看吧?!我托朋友买的,名贵着呢!”

“嗯!”他淡淡地一笑,“摆客厅里,有一盆这样的花让人看着好舒服,何况又这样香。”

“我是买来让你放在窗台上的,”妻子不解地说道,“那盆也太不成样了!”

“不用了,这花看起来都挺难伺候的,放窗台谁能养好它,死了怪可惜的!”说完,转身进了屋子,留下一脸兴奋捧着花呆呆站着的妻子。

花了几天时间,总算安抚下妻子,那盘兰花被送给了隔壁家的一个老阿姨,对方接过谢个不停,妻子一脸郁郁,他又赔着笑脸逗了好久,才让妻子忘记。

他喜欢野菊,也许是因为那个种菊的花盆。那个有些不规则的盆上,有两个大拇指的指印,一个是自已的,另一个不是他妻子的。

是他的。

他也曾笑过他喜欢野菊这个古怪的爱好。他问为什么喜欢,他没说。

很多东西喜欢上了,很自然的,根本说不上理由。

那次不知为什么吵架,一直好几个月没见面。他不安得一直打电话,赔着小心。那时菊花正开,他专门跑到郊外,摘了一大束的野菊。

黄黄的,一小朵一小朵的,象缀在土地中的暖阳。

他花了些时间,学做了个陶盆,让他印了一个指印,自已也印上了一个。

“种株野菊在这里面吧!我们两人的,一起呵护它,还可以天天牵着手,勾着手指头,而且……”他装怪地顿了顿,用带着笑的眼睛看他,“你就是一株野菊,我就是这盆!!”

他一脚蹿去,笑着骂他令人做呕!真还以为是人鬼情未了,老套的招式。

第二天,他窗台上所有的花都孝敬到了父母的窗前,只摆上一盆野菊。

他轻轻用手指敲着盆沿,像是敲着他的脑门,一般地清脆。

仿佛昨天。


偌大的一个窗台,只这孤孤单单的一盆,放在正中央的窗前。

一盆野菊。

他妻子不喜欢这满山可见的植物,多次拉着他的手怪道:

“别人还以为我们恁没情趣,种起这些野草野花来了!瞧它,你换点其他的种吧,在窗台上多种几盆。”

他总是哄她,告诉妻子自已喜欢。

一次,妻子买了一株开着淡紫色的兰花。一进门,就是一阵的极为淡雅泌人的芳香。

“好看吧?!我托朋友买的,名贵着呢!”

“嗯!”他淡淡地一笑,“摆客厅里,有一盆这样的花让人看着好舒服,何况又这样香。”

“我是买来让你放在窗台上的,”妻子不解地说道,“那盆也太不成样了!”

“不用了,这花看起来都挺难伺候的,放窗台谁能养好它,死了怪可惜的!”说完,转身进了屋子,留下一脸兴奋捧着花呆呆站着的妻子。

花了几天时间,总算安抚下妻子,那盘兰花被送给了隔壁家的一个老阿姨,对方接过谢个不停,妻子一脸郁郁,他又赔着笑脸逗了好久,才让妻子忘记。

他喜欢野菊,也许是因为那个种菊的花盆。那个有些不规则的盆上,有两个大拇指的指印,一个是自已的,另一个不是他妻子的。

是他的。

他也曾笑过他喜欢野菊这个古怪的爱好。他问为什么喜欢,他没说。

很多东西喜欢上了,很自然的,根本说不上理由。

那次不知为什么吵架,一直好几个月没见面。他不安得一直打电话,赔着小心。那时菊花正开,他专门跑到郊外,摘了一大束的野菊。

黄黄的,一小朵一小朵的,象缀在土地中的暖阳。

他花了些时间,学做了个陶盆,让他印了一个指印,自已也印上了一个。

“种株野菊在这里面吧!我们两人的,一起呵护它,还可以天天牵着手,勾着手指头,而且……”他装怪地顿了顿,用带着笑的眼睛看他,“你就是一株野菊,我就是这盆!!”

他一脚蹿去,笑着骂他令人做呕!真还以为是人鬼情未了,老套的招式。

第二天,他窗台上所有的花都孝敬到了父母的窗前,只摆上一盆野菊。

他轻轻用手指敲着盆沿,像是敲着他的脑门,一般地清脆。

仿佛昨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