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703|回复: 0

住进我房间的小男生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21 10: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年的冬天非常冷。走在大街上,仿佛呼出的呵气都会顷刻间被寒冷凝固,连街道也一如在城市里盘桓的那条江一样,仿佛冰封了。走在街上,几乎不用哪怕一个简单的过程,身上就会被冻透,羽绒服即使没被偷工减料,也会感到它御寒的吃力。所以,这样的气温底下,最好的防御就是躲在温室不要出门。

那个“陪聊”男孩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寒冷的夜里,敲开我住处的门,希望我留他住上一晚。他叫雨辰。

当时,雨辰还只是单纯的“陪聊”,不做MB.

他来的时候,元峰正在我这里。元峰也是圈里人,但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当时我打开房门,雨辰的样子让我没有立刻认出他来,楼道里很昏暗,而且我们仅仅见过一面,而且此时他整个人又显得十分落魄,就像被追击的逃兵。我这样说并不是很夸张,因为他的确是在被人追击。

见我打量他的目光很陌生,雨辰就笑了一下,在我看来那笑很艰难。然后他报上了他的网名,说:“我们见过面的……”

哦,听到了他的声音,终于辩出我们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见过面”的了,因为语言和声音是他工作的手段,这就实在不能被我忽视掉。但我们只是主顾关系,并没有超出此范畴的交往。何况这男孩虽说眉眼间游弋着从象牙塔里带出来的文秀,但仅仅一次简单的“商业”交往,他不能打动我。因此,他找到我住处来,就令我觉得意外和不耐烦。

从货场老板那里逃出来后,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惟一能想到的人就是小维。小维并不是能够投靠的人,我也没想投靠他,甚至连他姓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他只是我的一个顾客。可除此之外,我已经没什么去处,只能在街头流浪。而我此时已经贫病交加,怎一个惨字了得!

找到小维的住处时,我完全不知道他能不能收留我住上一晚,只是在闯大运,闯得来最好,闯不来再说。

看得出,小维感到很意外,也很冷淡。

他的出租屋不大,只有一间房,站在门口,屋子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我也看见沙发上做着一个男生,我的第一判断:他是小维的BF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很不自在,我跟小维还都不熟呢,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太冒失了!可感觉上的东西都是自然的流露,下意识的,甚至是没经过大脑的。我知道我对小维自第一次见面就有了好感。所以我相信一见钟情。

屋子里的温度仿佛阳春时节的和风一样扑打在我的脸上,裹挟着一股浓浓的男生的气息,这令我无比的迷恋。要知道我已经在街上转了一天,早已经冻成了透心凉。这可是东北的腊月天气,我从小就知道腊七腊八冻掉下巴的口头语。

“你怎么找这儿来了?”小维面无表情地问。

我真冷啊!僵硬着自己的下巴想:“你一个公众人物,找你还不容易。”可我没有解释,牙齿轻轻磕碰着说:“能帮个忙吗?”

小维并不让我进门,问什么事。我想进屋说,“我快冻死了……”

小维见我筛糠的模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恩样的放我进去了。

屋子里的温暖、舒适猝然令我有些感动。想坐在沙发上歇一歇,我的腿脚几乎都木了,可小维没请我坐。他依然面无表情地说:“有话说吧,我有事呢。”

我知道他有事,那不在沙发上活生生地搁着呢吗。我看了一眼小维,又看了一眼那个男生,说:“真不好意思……”

这时,那男生对小维说:“你叫了外卖?早说啊。”

这话很刺耳、很难听。但在人屋檐下,我得忍。心里对那男生的歉意立刻打了折扣。他说着就一边往外走,一边轻慢地打量着我,道:“伺候得到位点呵。”

我虽然没有言声,但我知道我回敬他的目光一定很硬朗。男生就推门出去了,小维也没留他。

我忙对小维说:“我实在无处可去了,才来打扰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住一宿,只一宿……”

小维打断我,微皱了眉头说:“这不方便,你看到了屋子这么小,你还是另想办法吧。”说着就开门送客。小维这样的态度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感到难堪,何况这室内的温度令我迷恋不已。于是我拧在那里不动,打定主意轻易不会出去。

“我是真的没处可去了,你是我在这里惟一熟悉的人。”

“我们熟吗?”小维笑了。“要那么说,超市的收银员也是熟人了,我也收留?”

“你的话有道理,可外面那么冷的天,咱都知道路有冻死骨的句子……”我非常想幽默一下,可小维似乎并不觉得幽默,“随便让一个陌生人住进来,是不是太搞笑了。”

我听了忙翻出自己的身份证、毕业证递过去。小维看了,尤其仔细看了我的毕业证。这时,我感觉出了他的态度有了些微的松动,就说:“这东西就放在你那儿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