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913|回复: 0

短篇:我的哥哥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1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6-3-21 10: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了一个人。

大学。新生报道的第一天。晚上九点。下着不大不小的雨。自行车的毂辘转的无辜。

被撞到的人坐在地上捂着腿,指缝间有雨水冲淡的红。身体有轻微的颤抖,看起来是在忍耐。

惹到麻烦了。这个是陈别的第一念头,到是没有愧疚感。不过在那个"伤者"抬起目光的第一瞬间这个念头就消散了。

平静的目光。从来没有疼痛和受惊的平静的目光。是陈辞,陈别的哥哥。

"我靠,是你啊。"陈别轻蔑的口气,"怎么哪都能碰上你,真TMD的霉……"

陈辞看见是陈别,就把目光垂下去,刘海遮住了表情,从陈别的角度。陈别是不屑于关心他的表情的,因为知道不会有什么表情。

也不会有什么回答。

"不过也幸亏撞的是你,撞上别人了说不好多麻烦啊。"陈别长舒了口气,之前的烦躁少点了,看上去是幸灾乐祸。

"别指望送你去医院,你自己看着办吧。"边说,边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一百的,团成团,扔在地上。

然后并没有多看一眼,陈别扶起自行车,蹬上去,消失在雨里。

留陈辞一个人,定定地看两个淡红色的纸团,沾了雨水,慢慢展开,在随着水流留走之前,伸手捉住了它们。

不知过了多久,陈辞已经在雨里湿透了,再去够那把被撞到很远的伞也没什么意义了。试图站起来,但是没有成功。小腿被划开一道口子,血还在流,捂也捂不住。不过没有看起来那么疼,从小到大,大概已经不会疼了……这么想着,陈辞的意识也模糊了。

陈别回到寝室的时候也湿了大半个身子,被刚刚熟识的室友笑骂倒霉。陈别跟他们打了两句哈哈,拿着洗漱用具去了水房。初秋的夜雨其实很凉的,陈别参了些热水,冲了身,熄灯,睡觉。

室友们没睡,谈着高考之前的过去。有的人讲兴奋了,会一直讲到小学,讲到童年。这并不是陈别喜欢的话题。即使善谈如他,也讨厌这个话题。

成长,对于陈别来说,有个难以抹灭的影子——陈辞的影子。从有记忆开始,到上大学以来,陈辞陪在他身边,一成不变地存在于他的生活之中。爸爸离开了,陈辞还在,妈妈离开了,陈辞还在,一拨一拨的朋友散了,陈辞还在。陈别的生活里,陈辞无处不在。

有那么一夜陈别把积聚的气愤和悲伤发泄在了陈辞身上,然后把陈辞关在卫生间里一夜。隔着一道薄薄的门板,他听见陈辞自言自语的声音:

"我答应他们了,会好好照顾唯一的弟弟。"

那一夜,他们的妈妈在去往异国他乡的飞机上。

陈别不是一个习惯回忆的人,但是那晚他在室友们关于过去的畅谈中失眠在回忆里。准确的说,是很多画面涌现在脑海里。当然也包括几十分钟之前,那个人在雨里颤抖的样子。

该死的。陈别在心里骂陈辞。

……

大学很没意思,室友也很没意思。这是张扬在大学报道当天的结论,推论是生活很无聊很没意义很空虚很废物很人渣很败类……

张扬是杂无法忍受室友们关于高考之类的话题,从床上下来,重新穿好衣服,换上鞋,拎着伞,正好赶在宿舍楼锁上前的十分钟溜出去了。计划去网吧包宿。

然后走不多远,在某个偏僻的转弯路口,遇见昏倒在雨里的陈辞。

陈辞的身材较一般男生纤细,骨架也不大,肤色苍白。张扬从远处看见有个人倒在路上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女生。所以他是抱着有可能是美女的心思走近陈辞的。但是看清陈辞的样子的时候不小的吃了一惊:怎么是陈辞,他在这个大学的同班同学,住隔壁寝室。

张扬一向是懒散而温吞的人,他习惯把时间精力消磨在上网游戏电影电视剧之类只是无聊的事情上。他对交朋友兴趣缺缺,对交女朋友也没抱什么希望。很自然,下午班级那个自我介绍班会开了两个小时,让他记得住名字对得上脸的人,没几个。

其中有个陈辞他是记住脸也记住名字了。

当时陈辞走上讲台,他穿白色T恤,米色宽松七分裤,简单又干净的样子。但是没什么表情,有点冷,至少不象其他同学温和而礼貌——不过这并不影响陈辞与众不同的美丽;他的目光也没什么焦距没什么神采,像有点疲惫的下垂,声音淡淡的:

"我叫陈辞,辞别的辞。"

说完就慢慢走下讲台,回到座位上。台下同学一脸的惊讶没有带给他丝毫的动容。

张扬听见身后两个男生小声议论,说这男生太傲慢了,长得漂亮却不招人喜欢。张扬当时暗想,明明彼此之间都是陌生无瓜葛的,为什么偏偏要在初识的时候去招人喜欢呢。

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张扬确实比较奇怪为什么陈辞会倒在这里。看见小腿上的伤口想大概是走不了了昏在这的。那么为什么受伤了,重点是自己应该怎么办?

送回寝室?宿舍楼已经锁门了,而且自己是溜出来的……

送医院去?伤势看起来也比较重,都昏了……

要不当没看见吧。妈的那样也太不是人了,怎么说也是同学一场……

张扬蹲在陈辞身边一手撑伞一手抓烂了鸟巢一样的发型。

陈别一早在室友的摇晃中醒来,习惯性的先打开手机,然后去刷牙洗脸。等再回来看手机,5未读信息。而且全是陈辞的。

"你好,我是陈辞的同学,发现他昏倒在路上送他到医院来了。如果你方便的话请尽快赶来校医院,***房间。"

"请你尽快,他伤得不轻。他手机里除了定餐电话就你这么一个人名了。"

"快点吧……伤口感染了他发烧烧得厉害呢"

"方便的话给证件带来 医生说可能得办理住院"

"同学啊,我们早上集合还得点名呐,我可是昨晚偷跑出来的"

陈别知道那一下撞得不轻,但是没想到会到住院的地步,一时也有点蒙。然后电话突然响起来,来电显示是陈辞。

"喂——"陈别接起,声音里没什么焦急的感觉。

张扬到是难得地遇见急事了:"总算是开机了,你叫陈别吧?在A市的吧?快点过来成不?我这都在医院陪了一晚上了!"

"我知道了,刚看见信息,正准备过去呢。你辛苦了。我马上就会到。还有早上的集合点名我会拜托你们班的同学帮你请个假,跟导员说清楚他不会责怪谁的。"陈别和陌生人讲话的时候总是很得体,当然也因为没有什么担心。

"……哦,谢谢……"张扬有点迷糊。

陈别下楼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站好队伍在集合了。导员在人群一角。

陈别径直走到导员面前,严肃地把情况向导员说明,结论是这几天的听报告听讲座之类的无聊活动不能参加了。

导员有点质疑,说你们是本地的学生,家里人可以照顾的,非得你去不可吗。

陈别神态端正地说,"父亲死得早,母亲几年前就出国了。我们没别的亲戚,一直以来都是兄弟俩相互照顾。"刻意顿了顿,然后是苦笑着补充:"这种事我没必要开玩笑的。"

导员听得有点懵,面前这个学生英俊的脸上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悲伤……确实,这种事没有必要开玩笑的。

导员让陈别放心照顾哥哥,也就是陈辞,说学校这边开学的活动不参加也没关系。陈别温和地笑着说谢谢老师。

去医院的路上陈别觉得心情很好。原来这样简单就可以逃避学校安排的活动。那么以后如果不喜欢上课,只要让陈辞住院就可以了吧。

陈辞身体总是不好。像没什么抵抗力的样子。感冒发烧咳嗽是很经常的事情。好象胃也不好。还有什么低血糖之类。陈别是从来不屑于关心他这个的。只是每次陈辞因为昏倒被别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这样说的。说多了,也就记住了。之前一直觉得麻烦,现在竟也能派上用场。

陈别看见医院门口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一头乱发,懒散而温和的样子,大概是张扬了。

"你好,我是陈别。辞别的别。"

"知道了,手机里有你的名字啊。"

"哦,习惯了。"

张扬想起来的是陈辞站在讲台上说:"我叫陈辞。辞别的辞。"……也是习惯的吗。

"我叫张扬,就是张扬的张扬。陈辞的同班同学。"自我介绍是有必要的吧,虽然以后未必有什么交道。

"真是麻烦你了啊。"陈别很会客气,尤其是对不相识的人,虽然他觉得没什么意义。

"还行吧。"张扬苦笑着想,确实挺麻烦的,一夜没睡,好困。

他们回到陈辞房间的时候,陈辞醒来了。他看见陈别,有点惊讶,看见张扬,有点疑惑。但也只是一瞬间的神态,很快就平静了。

陈别看在眼里,微扬了下嘴角,没说什么。

张扬什么都没察觉,只是开口解释:"那个,我看你昏路上给你送医院来了。医生说伤口有点感染,发烧挺厉害的。"

陈辞淡淡地说,"哦,谢谢……请问你是……" 被陌生人送到医院这种事他也经历过不少次了,大概每次醒来都是这句话。不过每次说他都是真心感谢的,尽管看起来不像。

"……"张扬有些无语。

"人家是你的同班同学,哥真是运气好啊,能碰上这么好的同学。"陈别英俊的脸上阳光灿烂,甚至有些天真无邪,很轻易的化解了尴尬。

"哥?!"张扬不再尴尬之余还有些诧异。

陈别早有预料,笑说,"对啊。陈辞是我哥哥。一个父母养的。"

"哦……难怪名字……不过……"张扬还是很迷糊。事实上他真的不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遇见陈别这样善于交际的人,几乎表达不清予以不明了,慢人一拍。

"不过看起来不象是吧。哥是领养的,没有血缘关系。"陈别轻松地说着,脸上依然挂着笑。

陈辞也没什么反应。他坐在床上一直没什么反应。

"啊……这样啊……"张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了,导员让你赶快回去吧,哥我来照顾就好了。"

"哎?你也是A大的?"

"恩,咱们一个院的。不过我是通信工程的。"

"啊,真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